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一百一十五章 還嫌不夠丟臉?

26

-

第一百一十五章還嫌不夠丟臉?

此舉,玄玉察覺到了。

她想要避開,卻是不能,隻能被葉隨風強行的甩了出去。

雖然冇有受傷,但這已經讓她很生氣了。

她乃巔峰靈皇,又是天機閣一員,生來高傲,此刻卻被一個還未踏入靈皇境的小子給甩了出去,實在難堪。

“蝶殺——彩蝶之雨!”

穩住身形,玄玉雙眸流光溢彩,高喝一聲,雙手平攤開來,那眼眸望向虛空之上,虛空似乎給予了她迴應。

雲層,彷彿被一隻無形的大手強勢撥開,緊接著,天空下起了彩色的雨。

並非一般的雨,而是無數彩蝶形成的彩色雨。

一點點,猶如無數鋒利的利劍。

範圍極廣,而鎖定的目標,隻有葉隨風一人。

葉隨風金色眼眸閃耀著,並未上心,而是直奔玄玉而去,這一次,除了漫漫金色,以他為範圍,十米範圍內皆是灰色的旋風,這些旋風,自主的形成風盾,為他阻擋著高空疾馳而下的彩色的雨。

他的攻擊方式,還是單一。

但是,無形中他的力量卻得到了昇華。

依舊是靈王境界,但卻非一般的靈王能及,隱隱散發出來的氣勢,連那些靈皇高手都不可及。

一時間,無數人駭然。

為何隨著戰鬥的進行,葉隨風不但冇死,反而氣勢越來越強,若按照這個趨勢進行下去,恐怕......

人們不敢往下想。

煉化神物,他們勢在必得。

此次,更是諸國強者傾巢出動,若這樣還是不能得到神物,那必將成為天大的笑話。

而一切的希望,隻能寄托在玄玉兩人身上了。

“蝶殺——彩蝶之翊!”

看到來勢洶洶的葉隨風,玄玉目光一凝,一道能量箭矢形成,她鬆手,箭矢破空而去。

說時遲那時快。

瞬息之間,箭矢已經抵達,那攜帶毀滅之力的箭矢,與葉隨風金色的拳頭碰撞在一起,激盪出一道道火花。

葉隨風緊咬牙關,眼神死死的盯著玄玉。

那是一種不屈的意誌,若退,身體定會被洞穿,到時候,一切終將結束。

腦海中,浮現鳳邀月的身影,浮現往日的點點滴滴,這些記憶揮之不去,伴隨著這些記憶,葉隨風心底的不甘,越來越濃。

人與箭矢,進行對抗。

都無比強勢,都不想退後,爆發出來的能量波動,越來越大。

漸漸的,葉隨風拳頭出現一道道裂痕,裂痕還在不斷擴散,看到這一幕,玄玉露出高冷的笑容。

她知道,葉隨風快要堅持不住了。

一旦葉隨風堅持不住,她將得到神物,到時候,果斷離開這裡,銷聲匿跡一段時間,隻要成功煉化神物,星空之下,她再也不懼任何人。

不得不說,野心讓人瘋狂。

玄玉,便是那瘋狂的一人。

殊不知,一切都在青龍帝國那位尊者的掌握之中。

無論是誰,想要搶走神物,都會被他滅殺,即使是天機閣的弟子,亦是如此。

“葉隨風,抵擋不住告訴我一聲。”

而這個時候,對戰玄空的葉傲天隔空喊了一聲。

這一喊,吸引了諸人的目光。

這小子到底是什麼來頭,對戰玄空還有心思關心葉隨風的死活。

“你小看我了,自己注意安全,若是不幸隕落,可怨不得我。”

葉隨風回頭應了一句。

葉傲天的好意,他心領了。

既然決定麵對這一切,那自然不會輕易放棄。

這些人想要得到他,他自然不會讓這些人好過。

哢擦!

一道不合時宜的聲音傳出,牽動這無數人的心緒。

察覺到這道聲音的瞬間,玄空果斷撇開葉傲天,直奔葉隨風而去。

“卑鄙!”

玄玉看到玄空的動作,不爽的吼了一聲,如今葉隨風落於下風,她自然也不會錯過這個絕佳的機會。

兩大巔峰靈皇直指葉隨風,葉隨風能否化險為夷呢?

兩人形成的光影,越來越濃,離葉隨風也越來越近,而葉隨風似乎已經認命,眼睜睜的看著這一切發生而無動於衷。

隻剩一點點距離了。

玄玉與玄空都激動著。

無論是誰,一旦得到神物,實力必將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

如此,星空之下,再無約束。

兩人幾乎是同一時間觸碰到葉隨風的衣角,皆想將葉隨風拉扯過去,不料,此刻的葉隨風猶如磐石,毫無動靜。

隨之而來的,是直指兩人的強大威壓。

轟!

伴隨一道不知如何產生的轟鳴,玄玉玄空兩人毫無抵抗之力倒飛而出,葉隨風則是無力的墜入地麵。

而這時,虛空中一名老者漫步走了出來。

玄玉玄空本想破口大罵,當看到出現之人時,喉嚨處想要說的話果斷的嚥了下去,瞳孔收縮,繼續恭敬抱拳。

“見過師叔!”

不僅是他們兩人,餘下的天機閣其他修煉者,皆是後知後覺的抱拳躬身,不敢有絲毫不恭。

“天機閣執掌天下權,爾等為了一己之私在此爭鋒相對,簡直丟儘了宗門臉麵。”

老者風輕雲淡的站在那裡,看似很微弱的聲音,卻猶如驚雷在眾人的耳中迴盪。

黑袍加身的他,旁人根本看不清他的麵容。

即便是玄空玄玉兩人。

能夠認出此人,大概是那熟悉的聲音吧!

隻是,令他們不解的是,他們的師叔身為青龍帝國的護法,為何會出現在這裡?

難道也是為神物而來?

若真如此,恐怕他們竹籃打水一場空了。

“回稟師叔,神物降世,弟子身為天機閣一員,有責任有業務讓神物歸於宗門。”

玄玉身為大師姐,硬著頭皮說了一句。

她很聰明,這個時候絕對不能道出自己的真實想法,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那你完成任務了?”

黑袍老者撇頭看了玄玉一眼,僅僅一眼,玄玉就已經無地自容。

當然,還有憋在肚子裡的怒火。

“若不是您老不合時宜的出現,神物未必不在我手中。”

玄玉心裡嘀咕一句。

“本座隻在乎結果,既然爾等聯手都不能將神物降服,那餘下的事情就交給本座吧!”

黑袍老者擺了擺手,那叫一個霸道。

憑什麼?

憑什麼我們費儘心力擊敗的葉隨風,最後要交給你?

“此等小事,就不必麻煩師叔您了。”

玄空向前踏出一步,表明自己的態度。

到嘴的肥肉,誰輕易讓給彆人,那就是傻子。

玄空不傻,自然不會讓步。

師叔很強,但他清楚師叔不會取他性命,而這就是他的底氣。

眾目睽睽之下,事情或許會有轉機。

“玄空師侄,還嫌不夠丟臉?”

黑袍老者偏頭一聲質問。

冰冷無情的質問聲,直指玄空,另外,還有來自黑袍老者自身釋放出來的威壓。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