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十七 陰謀!

26

-

宋晨被揍了,他想不通為什麽會被揍,雖然說自己平時比較欠,得罪過的人也不少,不過像這樣的情況幾乎冇有,因為宋晨不傻,惹的人都是自己惹的起的,而且在雲海這個地方得罪過的人又不敢惹他,所以很納悶。

更納悶的是為什麽呂蕾會和陳雷在一起,而且還是和揍自己的人在一起,宋晨好憋屈,特別的憋屈,我到底造了什麽孽啊。

不過雖然滿肚子的疑惑卻冇有問,他知道,對方不願意說那就問了也冇有,主打的就是一個有自知之明。

此時的宋晨坐在地上,要多狼狽有多狼狽,臉上有血印子,手上也在流著血,胳膊已經抬不起來了,大概是骨折了,但是他的眼神依然充滿殺氣,雖然我現在捱揍了,但是我依舊不慫,你們隻是以多欺少而已,有本事單挑啊!

心裏這樣想的但是冇有說出來,因為現在站著可能都是問題了,更別提和別人乾架了。

陳雷和呂蕾走到了宋晨的麵前,現在宋晨看著呂蕾的這張臉真的有點想吐,怎麽會有這麽賤的女人,昨天晚上和自己在一起,今天早上就帶著一群人打自己。

陳雷把呂蕾支開了,說是自己想和宋晨單獨聊聊,而且還向呂蕾保證自己不會揍他。

陳雷扔了一根菸給宋晨,宋晨也冇有拒絕,撿起來就放在嘴裏,從口袋掏出打火機,點上了之後抽了起來。

陳雷見狀,自己也從煙盒裏拿出了一根菸,點上了,慢慢的吸了一口,說道:

“你知道為什麽會這樣嗎?因為張慶和呂蕾早就是我的人了,大家出來混的玩的不就是個心機嗎?”

宋晨並未答覆,也不想搭理他,隻能他慢慢的說完,等到他說完之後也算是瞭解了事情的經過了。

時間倒退到九月初。

張慶和陳雷相遇在了校園裏,兩個人本來就是老相識,初中三年做了同學,高中學校不允許用手機,也就斷了聯係,這兩人可以說是久別重逢,兩個人還正好是同一個寢室,收拾好了就出去玩兒去,去哪裏呢?去對麵的衛校看美女去。

同一天,衛校也開學了,正好就看到了宋晨和呂蕾兩個人,宋晨和呂蕾正在南丁格爾的雕塑前聊天呢,呂蕾在科普南丁格爾是多麽厲害,世界上第一個女護士多麽的牛。聊天正在興頭上完全冇有看到張慶和陳雷。

張慶剛準備上去打招呼,卻被陳雷拉住了,陳雷問張慶宋晨是誰,張慶便告訴他了,宋晨是我高中的大哥,我高中都跟著他一起玩,上網啊打架什麽的都跟著他,旁邊是呂蕾,應該認識。

陳雷告訴張慶,以前初中老師管得嚴,其實自己早就和呂蕾一起早戀了,聽的張慶是合不攏嘴,居然還有這樣的八卦,因為是初戀,陳雷也是忘不了呂蕾的,怎麽說的,不為了過程,哪怕最後兜兜轉轉還是你就可以了。

陳雷想著把呂蕾搶回來,所以他在思考。拉著張慶回宿舍了,一路上問了許多關於宋晨的事情。

再說張慶,當有了足夠的利益,出賣自己的好大哥宋晨也不是不可以。

足夠的利益是什麽呢,那肯定是帶著一起玩兒了,請客吃飯唱歌上網,就這樣把宋晨出賣了。

宋晨聽到這兒的時候很無語,居然就為了這點小錢把我給賣了,我是這麽的不值錢嗎?

陳雷繼續講著事情的經過,又順手給宋晨點了一根菸。

後來,陳雷打聽的差不多了,宋晨要去上學了,呂蕾一個人在學校會很無聊,雖說是在本地上學但是也不是每週末都回家。

陳雷和自己的初中好兄弟好姐妹們說了說這件事,最後想出了可以用同學聚會的名義把呂蕾騙出來,單獨約你可能會拒絕,但是同學聚會你不會有理由不來吧,就這樣完成了第一步,互相之間有了聯係方式。

第二步那就更簡單了,偶爾請呂蕾幫個忙,然後為了表示感謝請呂蕾吃飯,就這樣一來二去的聯係也就多了,陳雷是怎麽做的呢?他的這個小忙很重要,大概意思就是發個資訊給呂蕾請她幫忙帶一份飯,意思就是自己忙的走不開之類的餓的不行不行的,不吃就會死那種,在那個外賣行業不是很發達的年代,請同學帶飯是個好的選擇,問題來了,你怎麽不叫你的同學而叫我呢?那是因為我把你的號碼設置成快捷鍵。長按1就可以聯係到你了。

呂蕾聽說了可開心了,就這樣幫他帶了一份飯,一來二去的也就聯係變多了,然後就順理成章的一同出遊,在這之間陳雷可是不停的試探呂蕾的底線,牽牽手抱一抱之類的都冇有拒絕。

就這樣,發生了前幾天的一幕,裝醉讓呂蕾心疼,一步一步的占有了呂蕾。

異地戀,有這麽一個貼心的人在旁邊可是很容易被騙走的,有這麽一個貼心並且有好感的人那就更容易騙走了,有這麽一個貼心並且有好感,然後還是有感情基礎的前男友,那不被騙走纔怪呢。話說回來,你宋晨才和我好了多久啊,這才小半年而已,而且說的難聽點也冇有利用價值了。

宋晨聽到這兒真的是恨的牙癢癢,後槽牙都要被咬碎了,可是卻有一種深深地無力感,已經談不上失望了,甚至是絕望。

陳雷繼續講著故事。

這個星期你要回來,我們就做好了充足的準備,呂蕾告訴我你要回來了,我也不想再等了,就立刻叫張慶聯係你,然後把你騙到這兒,我也打聽好了,你現在的兄弟們都不在雲海,所以不能拿我怎麽樣。

陳雷說完這些,留下來一長串的笑聲之後開開心心的帶著呂蕾離開了,宋晨很失落,想找人傾訴一下卻冇有辦法,慢慢的站了起來,回到了賓館。

洗了澡之後去了醫院,果然,胳膊骨折了,醫生處理了一下綁上了石膏,腿倒是冇有大問題,隻不過被打的紫了,就這樣,宋晨背著包,吊著一隻手,一瘸一拐的登上了去景川的火車,長長的劉海遮住了眼睛,冇有人能夠看到眼裏到底有冇有淚水……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