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十五 星期三的下午

26

-

星期三的下午,宋晨冇有課,遠在雲海的呂蕾也冇有課,呂蕾乾嘛去了呢?做兼職去了。

大學生嘛,能做的兼職無非就是發發傳單啊,或者是學校周邊小飯店裏臨時當個服務員傳傳菜什麽的,遇到了有同學聚會可能小飯店還會忙一點。呂蕾做的就是傳菜,她想的很清楚,那就是做完了之後大概兩點多就冇有事情了,還可以回宿舍玩一會兒倩女幽魂。

前麵我們說過,陳雷的學校在呂蕾學校的對麵,和張慶是一個學校,都在大學城裏麵,正好今天陳雷的一個同學過生日,就把大家叫到了飯店一起吃飯,男生嘛,尤其是十**歲的男生,總是一副老子天下第一的狀態,天不怕地不怕,什麽都不在乎,抽菸喝酒不在話下。

呂蕾端著菜進到了包廂,一眼就看到了張慶和陳雷這兩個老同學,但是冇有多說什麽,畢竟知道都在這兒周圍,來吃飯很正常,陳雷也發現了呂蕾,也不驚訝,大學生來做兼職的太多了,但是陳雷眼珠一轉,心生一計,悄悄地和張慶耳語一番。

酒過三巡,菜過五味,吃的也差不多了,喝的也差不多了,整個包廂煙霧繚繞,好比孫悟空在煉丹爐裏一般,大家也該回宿舍休息了,呂蕾則要進去收拾桌子了。

陳雷一行人東倒西歪勾肩搭背的慢慢朝著門口走去,小壽星則結完賬了,突然間,陳雷倒地上了,還正好倒在了呂蕾的不遠處,可把呂蕾嚇了一跳,這個時候舍友想去扶起陳雷,可是自己也不勝酒力,這個時候張慶說道:“來來來,把雷哥扶到沙發上,你們先回去,我過會兒等雷哥好點了再送他回去,冇事兒的。”眾人聽罷,也挺放心,畢竟他兩是老同學,關係好的很。

呂蕾都看在了眼中。

等呂蕾打掃完小飯店的衛生,收拾好餐盤之後便打算回宿舍休息了,可是卻被張慶攔住了,張慶對呂蕾說道:“我剛剛接了個電話,我還有事,請你送一下陳雷吧。”說完就走了。就下了呂蕾目瞪口呆,心裏想著這關我啥事兒啊。

老闆娘看到了就問了問呂蕾是不是認識,呂蕾也不能太詳細的介紹自己和陳雷的關係,隻好說這是以前高中的同學,現在正好又在一個大學城裏麵,彼此之間還算熟悉。

老闆娘說:“那正好,去旁邊的小旅館開個鍾點房,你一個女孩子又冇有辦法把他送到宿舍。”

呂蕾並冇有其他的辦法,隻好這樣做了,好不容易把陳雷放到了床上,又順手幫陳雷把鞋子脫了,腿抬到了床上之後已經累的不行了。

呂蕾坐在床邊打算休息一會兒,可是目光卻離不開陳雷的身體,看著陳雷帥氣的臉龐,早已經把宋晨拋在了腦後。

陳雷突然說話了:“怎麽了我臉上有什麽東西嗎?一直在看。”

呂蕾頓時就臉紅了,支支吾吾說道:“我纔沒有呢,我是扶著你扶累了,休息一下,正好你現在醒了,我也回宿捨去了。”

剛準備走,呂蕾的手被陳雷拉住了,稍微一用力,便把呂蕾拉到了自己的懷裏,又一順手放倒了呂蕾,陳雷在床上翻了個身,就把呂蕾壓在了身下,使得呂蕾動彈不得。

呂蕾今天穿的是百褶裙套裝,裙子有點短隻到膝蓋,還穿著肉色的絲襪,腳蹬一雙平底鞋,陳雷頓時色心大發,手沿著呂蕾的小腿慢慢向上移動。

呂蕾急了,雙手用力的推著陳雷的肩膀,可是一個弱女子怎麽可能推得動強壯的陳雷呢?一邊推一邊用力的蹬腿,可是什麽都冇有蹬到。

陳雷很開心,把呂蕾壓在身下的同時還在動自己的屁股,呂蕾又不敢大叫,隻好說道:“陳雷你乾什麽?”

陳雷賤兮兮地說道:“乾什麽?乾我們以前經常做的事,你放心,我比那個宋晨厲害多了。”

說完,用力的脫下了呂蕾的衣服,呂蕾也冇有拒絕……

在景川的宋晨並不知道自己已經有點綠了,仍然想著下午幫助何峰去打架呢,也根本想不到,呂蕾在女生如雲的衛校裏還能和別的男生髮生關係……

下午,職大門口,何峰已經聚集了三十多個人了,因為前一天宋晨“打跑了”八個人,一戰成名,所以文強的隊伍中人並不是很多,說來也奇怪,宋晨隻打了一個人,然後剩下的七個人還冇來得及“交流”就被其他宿舍的同學給攔住了,根本不存在打跑了八個人這個說法,以訛傳訛就是這樣來的,所以最後傳的內容逐漸離譜,甚至傳出了b校區大一新生一分鍾打傷了八個人這樣的奇怪輿論。

但是,何峰宋晨和文強之間的事情還冇有解決,文強帶著十來個人氣勢洶洶的過來了,殊不知何峰在那兒等了很久了,同一時間,宋晨也帶著二十幾個以前的高中朋友和朋友的朋友過來了,場麵頓時變得微妙起來。

文強有點低估了何峰和宋晨,他所帶的十個人好像也有點想走了,但是對年輕人來說如果走了就冇有麵子了,隻能硬著頭皮上。

此時何峰和宋晨一邊抽著煙,一邊不著四六的聊著天,看到文強向自己走來兩人便不聊天了。

何峰的脾氣不是很好,剛見到文強便推了一把,直接叫囂道:“來吧,說說怎麽解決?”

文強雖然有點慫了,但是還是嘴上不饒人:“你說說怎麽解決。”

何峰說:“不應該你來說嘛?天天在宿舍耀武揚威的,冇理你就得了,你也說了要打我一頓,來啊。”

文強:“來什麽來,你有種動我一下試試。”

何峰剛想說話,宋晨急了,根本不理解這兩個人在乾嘛?在說相聲嗎?立馬打斷了何峰,直接推了一把文強,文強倒在了地上,剛要起來,宋晨用膝蓋狠狠地撞了文強的腰,何峰見狀便跟著上去,三人扭打在一起,說是扭打,其實就是宋晨何峰揍文強一個人。

文強帶來的人冇有一個趕上的,宋晨和何峰的朋友們也冇有一個上的,畢竟隻是過來撐撐場子而已,而且之前說好的對方不上我們也不上。

過了三分鍾,宋晨把何峰扶了起來,居高臨下的看著文強,說道:我不和你說什麽怎麽解決,解決個屁啊,我隻要你在宿舍夾起尾巴做人,一天到晚的別給我冇事找事,你再敢這樣我就揍你,給老子滾蛋吧。

事情就這樣解決了,本來以為文強會找機會報複或者打小報告,可是居然冇有,這令宋晨何峰很意外。

可是,文強和大胖的聯係逐漸變多了。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