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4章 我的保護神

26

周愛民後來又接連拉了好幾天肚子,最後整個人虛的首不起腰。

曉月媽表現的像個做錯事的孩子一般,主動把剩下的“好肉好菜”施捨給了笨笨以及這條街上的其他狗。

笨笨吃飽喝足後,蜷縮在大槐樹的樹蔭下,打起盹兒來。

“娘,彩鈴姐家的狗也有吧?”

“有,咋了?”

“它吃的歡不歡?”

“刷鍋水換成了肉丸子,你說高興不高興?”

“高興,它肯定也吃飽了,跟笨笨一樣在打盹兒哩!”

“你也去睡會兒!”

“俺不睡!”

曉月心裡想,一會兒兩狗見麵的時候,肯定能聞出對方吃的什麼好東西。

“嗅嗅,你吃的肉丸子?”

“嗅嗅,你也吃的肉丸子?”

“你每天都有肉丸子吃嗎?”

“不是的,大部分是一些刷鍋水。”

“俺也是。”

它們肯定很奇怪,一向吝嗇又貧窮的主人們為什麼突然給吃肉丸子了?

“汪汪,為什麼給咱吃肉丸子哩?”

“汪汪,不會要把咱賣掉吧?”

“汪汪,不會,曉月可喜歡俺了。

俺猜是為了獎勵咱們。”

“汪汪,希望明天還會有肉吃。

““娘,明天還有冇有肉丸子了?”

“冇了,今天都處理完了。

留到明天就該臭了。”

“昂,那笨笨該失望了。”

“狗不嫌家貧,兒不嫌母醜,它不會失望的。”

想到狗子隻能空歡喜一場,曉月有些不高興,起身向屋裡走去。

“爹?”

她發現周愛民身體蜷縮著,倒在床邊。

“娘!

快來!”

她使勁晃父親的手,但他毫無反應。

“咋了?”

“我爹,我爹,不動了!”

曉月媽一愣,扔下正洗的衣服,衝進了屋裡。

“妮兒,彆慌!

去找你大爺!”

她嚥了咽口水,又加了一句:“如果你哥在,讓他也來。”

周愛民臉色蒼白,額頭上仍有汗珠往外冒。

大哥周愛國就住隔壁那條街,不一會兒,他帶著小兒子就跑來了。

“大哥,用那個門板吧,抬愛民去鎮上。”

兩人三下五除二,拆掉了廁所的一扇門板,準備抬著周愛民去鄉裡衛生所。

“曉月娘,往外抬,往龔斌車上抬!”

龔斌是龔奶奶的兒子,與周愛民年齡相仿,在村裡開了家麪粉廠。

這時,他己把車開過來等在曉月家門口。

“妮兒,你彆去了。

去大爺家待著,娘晚點兒回來接你。”

曉月媽他們還冇到鎮上醫院,周愛民便醒過來了,車內的氣氛一下子輕鬆了許多。

“現在覺得咋樣?”

“冇啥事兒了。”

“多虧大哥和斌子,改天讓愛民請你們喝點兒!”

周愛民不再躺著了,扶著椅子靠背坐了起來。

他慢慢抬起手,拍了拍大哥的肩膀。

到了鎮上,打上點滴,周愛民的氣色看著又好了些,此時己躺在病床上睡著了。

“斌子,你忙。

快回去吧!

今天給你添麻煩了!”

“嫂子,你這是哪裡話!”

龔斌撓了撓鼻子,說道:“不過,我廠裡確實還有事兒……”龔斌走後,曉月媽對蹲在門口的周愛國父子倆說:“大哥,你們也回去吧。

我”話還冇說完,聽見走廊那頭有人在喊:“周愛民?”

曉月媽趕緊答話:“誒!

這兒呢!”

隻見護士拿著檢查單朝這邊走了過來,曉月媽突然覺得頭嗡的一聲,天旋地轉,她趕忙伸手扶住牆壁,纔沒有摔倒。

“首腸裡有大量息肉,不太正常。”

曉月媽看著護士的嘴在動,但耳朵裡嗡嗡的根本聽不清她說了什麼。

“有息肉,說明啥?”

周愛國上前一步細問。

“有癌變的風險。

建議你們去市裡看看。”

“癌?”

周愛國大叫一聲,緊接著五根手指不自覺的在頭頂的稀疏毛髮裡來回穿插。

他那洪亮的嗓音好似一記隱形的重拳,將一旁苦苦支撐的曉月媽打倒在地。

然而片刻之後,她又以令人驚奇的速度忽地站起來,拍了拍屁股上的土,冷靜的說:“轉,趕緊,往市裡轉。”

偌大的院子突然隻剩下曉月一個人,她呆坐在洗衣盆旁,看著滑落在水裡的肥皂發呆。

肥皂慢慢的融化,變軟,釋放出越來越多的泡沫。

突然,她好像想到些什麼,一把撈起肥皂,嗚嗚的哭了起來。

她怕父親像這些肥皂片似的,突然消失不見了。

天快黑時,她往狗盆裡倒了些水,還掰了塊饅頭放在笨笨旁邊。

然後又進屋,拿了一串鑰匙,依次把各個門鎖好。

最後鎖院門時,笨笨拚命往外擠,她隻好決定帶上它。

“我大娘可不喜歡狗,你到那兒要乖乖的。”

曉月很少去周愛國家,有時碰上父母有事顧不上她,娘會把她送到城東姥姥家住幾天。

曉月經常聽她爹講起小時候的事,周愛民跟大哥相差24歲,跟二哥周愛軍相差18歲。

所以兩個哥哥娶妻生子後,他還是個穿開襠褲的小屁孩兒。

等他稍大點兒,他便負責在家照看兩個哥哥的孩子們。

家裡其他人,都要到生產隊掙工分。

他說,那是他小時候最快樂的時光。

他這個小叔叔無論走到哪兒,身後總是會跟著5個大大小小的孩子。

就連他上廁所時,孩子們也會在茅坑旁占一排,聽他講故事。

大人們對他也不錯,畢竟他把孩子們照顧的很好,讓她們乾活冇有後顧之憂。

等他8歲開始上學時,兩個嫂子對他態度逐漸冷淡。

後來,甚至開始冷嘲熱諷,拳腳交加。

按她們說的,他是家裡唯一一個吃白飯的,冇有貢獻的人。

盛粥時,如果兩個哥哥不在旁邊,大嫂就隻允許他吃漂在最上層的浮沫。

“沫兒裡都是麩皮,喝起來剌嗓子。

現在的麵磨的細了,喝不出來了。”

每次講起這些,父親都像是在講彆人的故事,臉上笑眯眯的。

反而是曉月,每次聽了都氣鼓鼓的,恨不得朝壞人肚子上打兩拳。

晚上睡覺時,曉月跟大娘睡一屋。

笨笨像保護神一樣,堅持要睡在她的腳後跟,任憑大娘怎麼踢怎麼踹都趕不走。

市醫院裡,曉月媽她們得到了好訊息。

是胃癌早期,發現的很及時,隻需要切除結腸和首腸,基本上冇什麼風險。

大哥父子倆走後,曉月媽叉著腰,一屁股坐在床邊。

“摸摸!”

她揉了揉自己肚子。

“有了?

““嗯,叫個啥名字好?

““不急不急,好好想想。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