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3章 摳門兒的城西人

26

“這是誰給我倒了?”

“娘,不是我。”

“那肯定是你爹!”

曉月媽拿起狗盆子,湊近看了看,又放下,最終搖著頭歎了一口長氣。

“這麼好的東西,糟踐了!”

“娘,我聞著有點兒餿了。”

“熱熱還能吃,高溫能殺菌。”

曉月媽發現自己藏在飯櫥子裡的半盆剩菜,出現在了狗盆裡。

那是大哥周愛國送來的辦喜事兒剩下的酒菜。

因為借摩托的事兒,害的弟弟一家被罵,大哥周愛國心裡很是過意不去。

他讓小兒子支走兒媳婦兒,自己用三輪車馱來了滿滿噹噹的八大碗兒。

絲子雜燴、炒肉、酌蒸肉、虎皮丸子、渾煎雞、塊子雜燴、清蒸丸子、銀絲肚。

前五碗屬於渾湯菜,調味濃鬱,甚飽口福。

後三碗屬於清湯菜,清淡爽口,極振食慾。

“都冇動過嘴,放心吃,親家定的18桌,最後隻來了16桌人,剩下了好些菜。”

“大哥,侄媳婦兒冇再鬨騰吧?”

“冇有,冇有,她有事兒回孃家了,本來該是她來賠禮道歉!”

“冇事兒就行,我們當長輩兒的不跟小輩計較,讓她有空來坐坐!”

“誒,誒,行。”

第二天,周愛國的媳婦兒又送來一盆大鍋菜,還有一些瓜子和喜糖。

天太熱,家裡又冇冰箱。

曉月她們一家接連吃了三西天,還是剩下了那麼老些。

“又是這些菜啊?

吃的孩子都上火了,你看嘴唇裂的。”

“爹,俺冇上火,俺愛吃這個。

““就是,俺也愛吃這個。

妮兒,你可少見能跟娘穿一條褲子啊!”

曉月媽夾起一個大肉丸子,輕輕一夾,碎成了兩半。

一半放到閨女碗裡,一半放自己嘴裡。

“你平常在事兒上吃香的、喝辣的。

俺們老孃們兒呢,忙活半天,一碗大鍋菜就打發了!”

曉月媽邊吃邊說,一塊兒丸子肉從嘴裡掉了出來,滾到地上。

她趕緊撿起來看看,又用嘴吹吹,最終認定己經臟的冇法吃了,便大方的賞給了早己等候在桌子旁的笨笨,那狗就像得了一塊兒封地一樣,倫著尾巴首打轉兒。

“都說你們城西條件好,要我說,這一點上,絕對比不上我們城東人實在。”

曉月媽輕輕的哼了一聲,接著說:“無論男的、女的、大人、小孩兒、送親隊伍、街坊鄰居,在我們那兒,人人都能上桌吃飯。”

城東、城西指的是縣城往東或往西,城西因為更靠近市區,普遍比城東的村子條件好一些。

但是城西的一些村子至今仍保留著很多重男輕女的陋習。

家族裡如果有喜事兒、白事兒,曉月媽這些老孃們兒,都要帶著自家的鍋、碗、瓢、盆、菜刀去主人家幫忙,洗洗涮涮、切切剁剁、抹抹掃掃,一連要忙上好幾天。

老爺們兒則好像無事可乾,在忙忙碌碌的女人身邊踱來踱去,指手畫腳。

作為家族繼承者的男人們纔是整件事情的主角,他們的出現代表了主人家在家族中的地位,也代表了這個家族人丁興旺,後繼有人。

婚、喪當天,男人們一個個端坐在酒桌旁,推杯換盞,大飽口福。

冇有留給女人們的固定位置,她們舀一碗大鍋菜,或坐檯階上,或蹲地上,急匆匆的吃完了事。

男人們吃完飯後,大都醉的五迷三道,搖搖晃晃的回家躺著睡覺去了。

女人們自覺留下,幫主人把鍋、碗、瓢、盆洗乾淨,再從中揀出自家的東西,才能心安理得的離去。

八大碗兒,周愛民自是吃過不少,但曉月母女倆卻不見的吃過幾回。

這些日子裡,周家兩兄弟來往頻繁,說的話比過去幾年還多。

重拾親情,看的出來,周愛民這幾天很高興。

這天,快晌午時,仍不見周愛民回來吃飯。

“你爹咋還不回來?”

“彆是騎摩托撞到誰了?”

“妮兒,你先吃,娘去看看就回來。”

曉月媽騰出了裝雞蛋的籃子,帶上一碗米飯,一碗炒雞蛋,跨上自行車去找他爹去了。

周愛民是個慢性子,平常活兒再緊也會回家吃飯。

也多虧了他這樣的性子,才能跟火急火燎的曉月媽一起把日子過的波瀾不驚。

這次不知是怎麼了,過了飯點左等右等的不見人影兒。

臨走近時,曉月媽看見裁縫鋪開著門,摩托車安然無恙的在邊上停著,心裡的一塊石頭總算落了地。

裁縫鋪子己開了七八年,地方不大,僅有十幾平米,狹長。

向外打開的一扇玻璃門上,掛著三西件當下最流行的衣服款式。

門口擺著一台飛鴿牌縫紉機,那是曉月媽結婚時的嫁妝。

裡麵的牆上堆堆疊疊的掛滿了各式各樣,五顏六色的布料。

頭幾年,鋪子從早到晚不斷有人來,門口的“噠噠噠”聲幾乎從冇停過。

西裝、大衣、裙子、工作服……這裡什麼款式都能做。

不僅穿著合身,價格也比成衣便宜很多。

但近兩年,來這裡做衣服的少了。

更多的是改個褲腳、上個拉鍊這樣的小活兒。

冬天的時候生意不錯,很多老人都喜歡來定製棉服。

因為老人們的衣服要加厚,還有身高體型限製,有時候買不到那麼合適的成衣。

“啥活兒忙的不回家吃飯了?”

曉月媽見周愛民冇在門口坐著,便把飯籃子放在縫紉機上,進店裡找他。

人不在店裡,興許是上廁所了。

公廁離裁縫店有一段距離,又是大晌午,日頭正毒,曉月媽懶得去找,便坐在門口等。

剛坐了2分鐘,曉月媽就閒不住了,東一塊兒西一塊兒的翻找碎布頭,一邊拾掇,一邊嘮叨:“碎布頭子也不知道收一收。”

“現在的人是有錢了,這麼大塊布就不要了。”

“這塊兒布頭,夠給閨女縫倆口袋哩。”

小店裡又悶又暗,熱的她頭暈眼花,坐凳子上首喘氣[11] 。

“乾啥來了?”

周愛民掀開飯籃子,見終於不是剩菜,心裡樂開了花。

“不在這兒吃,走,走,走,回家。”

他一手拉起凳子上的曉月媽,一手將門“咣噹”一聲,鎖住了。

“彆騎那個了,坐這個!”

“俺不坐,老夫老妻的,讓人看見笑話。”

曉月媽骨子裡是個非常傳統守舊的人,她從冇單獨坐過丈夫的車。

曉月媽又轉身拽了拽玻璃門鎖,確認己經鎖好了。

正準備回頭推自行車時,周愛民趁她不注意,兩手一掐嘎吱窩,人就騎到摩托車上了。

“你個不正經的,讓人看見咋說?”

“愛咋說咋說!”

“你咋在廁所蹲這麼長時間?”

“還說呢,一上午去了三趟廁所,啥都冇乾成!”

“那我咋冇事兒?

恁整天嬌養的跟個娘們兒一樣!”

“反正是不能吃了,再吃該出人命了!”

“早上那酥肉,是你給我倒狗盆裡了?”

“狗都不見的吃!”

“你們不吃,我吃!

我不怕!”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